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找我做手术
找我做手术

找我做手术

记得是去年的某个时候,刚开始我还不懂得Q ,科室的电脑刚装宽带,一些小青年没事情就来我的办公桌前东敲西打的,什么狼网、99情色、采花便个个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当时虽然骂他们无数次,后来就收藏了各个网地址,开始由菜鸟慢慢升级了。其间有个同事给了我个Q ,并给我了个麦和频,还神秘的说“以后你就知道Q 的意义了”,我于是便开始了漫游,我觉得资料应该真实,所以把我的电话、职业都写在上面一一俱全,可并不象网上想象的那样可以激情,虽然自己渴望有那份体验,但我胆还是很小的< 鄙视下,呵呵> ,偶尔有个网友发频过来心里还跳个不停,渐渐的我已经没有心跳耳热了,开始在工作之余开始挂Q开始到处加人,哎,可谓“可遇不可求”啊。

  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在家闲来没事,就挂Q 在上面,自己在里面打桌球,你别说这玩意儿混时间还真快,等我终于杀了一场时才发现Q 的短消息闪个不停,忙打开,一个叫“苦恼的人”要求加我,上面的验证信息是“您是医生吗?”,我心想这肯定是谁在恶作剧吧,看看也无妨啊,便加了,在看它的信息原来还是个女的呢。在Q 的好友栏里她是隐身的,我也出于好奇便发了消息给她。

  乡愁< 我的Q 名> :请问你要求加我的吗?

  苦恼的人:对不起,暂时离开,请给我的QQ小秘书留言。

  日,郁闷!

  乡愁:我已经加你为好友,我是医生,我可以为你作些什么吗?

  苦恼的人:对不起,暂时离开,请给我的QQ小秘书留言。

  乡愁:我过十几分钟就下了,有事情你就说吧或者另外找时间。

  再看那苦恼的人的头像已经显示在线了,我就没在发任何消息了。或许她是故意调我,或许是真的有事情去了才来,不管如何我得等她回复信息我才能再说了。

  良久,QQ特有的信息提示音印在耳鼓。

  苦恼的人:谢谢,我刚出去有点事情了,您好,您是医生吗?

  乡愁:是的,我是医生,你有什么迷惑还是有什么不舒服啊?

  靠,来个网上就诊也不错啊。

  苦恼的人:您是哪个科的?

  乡愁:我是外科的,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苦恼的人:请问胆囊在什么地方啊?

  我狂晕,在试探我啊,我忙打过去。

  苦恼的人:对不起啊,我想确认您的职业,不然我不会找您的。您在哪个医院,也在G 市里吗?

  我再看她的IP的确显示和我在同一个城市里,看来她是真的有些不可启口的问题。

  乡愁:我在市人民医院外科,我叫刘XX,你知道这个医院吧。

  苦恼的人:等下过了几分钟,消息闪来“是每个周一看泌外的刘明远主任吗?”

  乖乖!神了也,这么快就知道我的名字和科室了啊,搞卫星定位的啊。

  乡愁:正是我。请问你有什么不舒服吗?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啊?

  对方打来一个掩口而笑的表情,等了很久也不见再有其它的信息,我打了个榔头过去砸她。

  苦恼的人:我想看看您的样子,对不起我还得确认您的身份。

  有没有搞错啊,是你先加我的,我可以肯定她是恶作剧了,我想关闭交谈窗口了,哪知道对方发来了视频请求,我心想我也来看看你是谁,反正我家里没有频你看不见我的。

  于是接了请求,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看见了对方,在电脑屏幕上对方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约23、4 岁的样子,脸上挂着淡淡的忧郁,其间可能是离开拿水喝,我看见她的身材可以说非常的棒,上身穿着件无袖T 恤样的小短褂,下身穿着件白色的牛仔裤,长长的头发扎在一起。她喝了口水很清晰的传来她的声音“怎么看不见他啊?”原来声音也如此好听。

  苦恼的人:你的人呢?

  乡愁:对不起,我没有频苦恼的人: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我是真的生病了,我不敢找那些年轻的看,所以就在网上搜索有没有本市的医生在Q 上,所以就加了你苦恼的人:我不是没去你那医院看过,看过妇科了吃了好些药都不管劲,您是不是刘主任啊?

  乡愁:你要怎么确认啊?

  苦恼的人:你一说是市医院的刘主任我就找来了病历才说你的名字的啊,可我没有见过您的真人啊,我见过您的照片,所以我才发频给您的啊小妮子还蛮聪明的啊,我也不想再多说了既然人家有问题我就给她看吧,或许我能帮上她的忙。

  乡愁:你的病情非要在这儿说吗?你明天到我门诊科室不就可以了吗?

  苦恼的人:我…我…您是男的啊,我怎么说啊乡愁:好吧,下午你在Q 上不?

  我下午2 点去科室在那儿给你确认吧,再见。

  我关了频,时间已经是13:20了,我还得自己作饭吃,老婆去了孩子那儿,这几天我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现在哪个不为自己淘气的下一代啊,我老婆说要陪儿子2 个月呢。

  苦恼的人:好的,我下午等您上线,对不起啊。

  乡愁:没事,希望我能帮上你的忙。

  下午给她看了我的样子才得到了解她的病情,原来她在妇科看了是处女膜伞造成的反复尿路感染,医生已经建议她去泌外手术了,可她一问我的科室都是男医生就要求妇科医生给她手术,可到头来碰了鼻子不说,还挨了妇科主任的一顿白眼。其实她的问题很简单只要手术切除掩盖尿道口的多余肉赘就可以了,可是现实问题是男医生给她手术她接受不了。我耐心的给她解释。

  乡愁:你叫什么名字啊?

  苦恼的人:我叫陈圆,刘主任这毛病非要开刀吗?

  乡愁:我告诉你啊,你如果不去掉这多余的肉,势必要反复尿路感染,吃再多的药也无济于事的,反而伤害了肝脏、胃,而且还会增生。

  苦恼的人:增生?还长大啊?

  乡愁:基本上是这个意思,到时候会堵塞尿道口造成反复的疼痛,当然我讲得只是书本上的东西,我必须要体检你才能作是否手术的决定。

  苦恼的人:那还是要去你的门诊看啊乡愁:当然,不然的话我无法帮你。

  苦恼的人:可…可…我是女的啊,怎么去看呀乡愁:对于医生来说,没有什么害羞的,况且我检查你时还有护士在一旁陪检的啊苦恼的人:我…我…乡愁:我明天上午门诊,你自己决定吧,要么你去其它大的医院看看是否有女医生给你手术,但在手术室里麻醉、参观的男的医生不可避免。

  过了很久这个叫陈圆的女孩终于决定明天来看门诊了,我们抛开这个话题还谈了很多她的事情,哎,人与人之间一旦相互信任话题就多了,结束谈话时候天也开始黑了,我一下午就猫在科室里一点事情没有做,甚至心爱的几个网都没有上,晚上回家补了,嘿嘿。

  星期一的早上,陈圆预约而来,当我打开科室门的时候她已经早早就坐在了第一个号前,天气也热了,你看她穿着就知道城市的夏天来得相当的早,从脸上我一眼就看出她是昨天和我预约的她,相对来说她比电脑里长得更好看,只是头发她剪成了学生头,事后我才知道她决心手术时怕长发影响住院就狠心理了短发,你看她圆圆的脸蛋,白嫩细腻的颈脖,戴着根铂金细项链垂跌在胸口的凹窝里,上身是一套淑女的白领装,淡灰的西服,衣领遮掩在白色的衬褂领口外,随着因为紧张的而起伏的胸更衬托出她细细的腰肢,一件淡灰色的短裙将笔直的细腿藏掖于间,给人青春给人悸动。

  “主任早啊。”她害羞的夹紧双腿,随着我的落座站在我的桌旁。

  “陈圆?哦,你早。”我穿上白短褂,挘了下前额的头发,借机掩藏一下心中的那份要蹦出的狂喜,“怎么理发了啊,昨天是长发啊。”

  “主任取笑了啊”她在我的示意下坐了下来,顿时一阵高级香水味迎鼻而来,给人清爽。

  我细细的问了何时发病何时治疗用了哪些药物,边看她以前治疗的病历我还问了她的性生活,她一脸的通红,告诉我是结婚当夜破的处,后来过性生活痛苦无比,再后来就是反复的尿路感染惧怕性生活。老公也跟着打工的浪潮出外半年了。在问询的中间我几次停顿下来,因为有许多内容都要她告诉我,随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我奇怪自己既然欲念高涨,不争气的物件也开始张牙舞爪起来,以至于我不敢起身。她开始头是抬着的,后来因为害羞头低着,我看着她有点起伏的胸口真想伸出禄山之爪,趁着她看不见的空隙我赶紧将裆中的物件理老实了。

  “我要检查你的了。”当我说出这句话时我的声音居然硬硬的,口干舌躁!

  “我…要脱掉吗?”声音小小的,而且还伴随着一阵颤栗。

  “别怕,还有护士呢…”我站起来时趁她走向检查床我又把裆中的物件位置摆了几下,免得出丑。

  在护士的陪检下我看见了她抖颤的双腿间的私处,她的毛很重油亮一片,黑黑的象一块油布掩在她的阴阜上直长进肛周,大阴唇在毛中已经掩盖了粉红的小阴唇,处女膜外翻掩住半边尿道口,我用颤抖的手分开她的阴唇,看着泛白的尿道口就下了诊断,她的阴道口很紧很小,长期没有爱的沐浴阴部很敏感,随着我的检查她的呼吸开始变粗重起来。

  我匆匆结束检查,借着洗手来遮掩我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帐篷,接下来开了住院通知。

  “主任,要手术吗?”她飞快的穿好衣服,满面通红的问我。

  “嗯,你的已经遮住了尿道口,而且…住院吧。”看着陪检的护士离开,我对她说“晚上我在Q 上告诉你作哪些准备。”

  “好,我…我走了啊”她看着我几眼拉门离开了。我也脸红了,可笑我居然有了勃起。

  晚上,我的书房里。我将科室的频带回家了。

  陈圆< 我将苦恼的人改成她的名字> :主任,我好害怕。会疼吗?

  乡愁:不要紧的,有麻醉呢。

  陈圆:开了就好了吗?不会…

  乡愁:将多余的去掉症状就好转了啊,不会再发的。

  陈圆:会影响那个吗?

  乡愁:那个?哦,你是说夫妻生活?不影响的。

  陈圆:可妇科医生说可能影响那个快感…

  乡愁:不会的,也不缝合你的阴道口,再说去掉了你性交时的疼痛病因啊。

  陈圆:谢谢啊,我明天住院,要人陪吗?您知道我老公不在家的乡愁:最好叫你家人来一个,就是手术当天,我明天下午安排你手术,还有你得把…陈圆:哦,把什么?

  乡愁:明天手术范围在你的阴部,你必须把你的那些毛剃掉。

  < 我一提到她的毛,我的眼前就出现那黑黑的一片,还有那嫩嫩的器官,我的下体又在跳动着> 陈圆:哦,我…我剃不来…剃不到啊?

  乡愁:不会是要我帮你剃吧。< 我咽了口很重的唾沫,下体硬的疼了起来>

  陈圆:表情锤打乡愁:你要剃不到,明天护士会帮你剃的,你最好自己剃。

  陈圆:嗯。我下了啊,我紧张…

  屏幕上看见她在抹眼泪,因为是在家里她穿着很随便,借着灯光我看见她衣服下那起伏的两个奶子的影子,我真想去她家,假装去抚慰她,哎,只有淫想的份啊。

  乡愁:早点睡觉吧,你衣服穿得少别感冒了。

  陈圆:谢谢主任,我不知道…如何感谢您…

  乡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明天会安排好的,再见啊。

  我关了QQ界面,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了。可那身体还在眼前闪动,我进了我收藏的网站,越看越觉得欲火焚心啊,只得借着左右手喊着“圆圆,我要你”将欲念发射在地板上。

  手术很成功,每天例行公事般的查房,带着科室里的同事检查她时我居然私心的问问而过,是怕那成熟的身体裸露在大众面前还是想肚吞她的身体我也不得而知,反正她的缝合口是可吸收线缝的,我偶尔也自己单独带个护士去看看那已经剃了毛的女阴,将她的羞涩她的紧张收录到自己的脑海在无人时自己意淫一番。

  她住了四天就出院了,我们很多时间都在Q 上探讨她的缝合口问题,我也去过她家单独打开她的双腿看线是否吸收,而我的一切变化她估计也看在眼中。在她手术三周后的一天我再度打开她的双腿时,那蓬勃的阴毛已经长出了不少,我裤裆里的变化被她通红的面容、颤抖的双腿更掩盖无处,尴尬的处境被电话打破,我知道我可以上了她,因为已经被她默许,可伤口还没有愈合,只得作罢。

  我们进入了实质的QQ激情阶段,她用她婉转的声音和高亢的叫床声每次都让我射在地板上。

  陈圆:主任你坏!

  乡愁:我怎么坏了啊?没有啊,我很好的啊。

  陈圆:还说呢,见到人家就不老实还不坏呢?

  乡愁:我怎么不老实啊?

  陈圆:切!哪有看见人家就翘多高的啊,羞死了啊。

  乡愁:你不喜欢我翘吗?说明你嫩的诱人啊。

  陈圆:你都看见人家那儿那么多次了,我也要看你的。

  乡愁:看哪儿啊?

  陈圆:就就…你的那翘翘的东西啊…

  乡愁:你不是怕那东西吗?你说做那事痛啊还要看啊。

  陈圆:我想看看嘛!人家半年多没看了,再说,再说你给我每次检查都翘那么高,我想摸摸…

  乡愁:那你先脱,脱光了,我就给你看。

  陈圆:你好坏,你不看很多次了吗?还看什么啊乡愁:你那儿毛好多啊,我喜欢毛多的女人,脱啊,奶子,拉下来…露出来…好大的奶啊…再向下…看看你的逼逼…啊…那么黑…分开腿…辦开点…摸下那小豆子…好嫩的逼啊…语音:“人家…啊…都脱光了…啊…我要你大鸡巴啊…给我你的…啊…那么粗啊…啊…那么硬…啊…”

  ……

  这是我们第一次的激情,我射了,她看着我射得,脸上是惊讶和兴奋,她在我的挑动下也湿的一塌糊涂。

  后来我们频繁的活动在晚上的电脑QQ上,象夫妻一样……陈圆:明哥,我来了。表情抱抱。

  乡愁:小样,你抱动我吗?还是我抱你吧。发了表情两个抱一个吻。

  陈圆:啊,你把我窒息了啊。哥好有劲哦,我要,还要。

  乡愁:你要什么啊?

  语音传来她的声音:“我要哥哥使劲抱我,哥哥吻我…然后摸我…啊乡愁:

  我在摸你啊!摸你奶子,把衣服拉开,给哥哥看你大奶子,哥要看。

  语音:啊…哥哥…啊…你吃人家奶子啊…你的手…啊…别摸我裤子啊…哥…我流水了…哥哥……鸡巴真粗啊…那么大的头…啊…乡愁:喜欢吗?我挺你逼里去…你把频对近点……对…再近点…你毛好黑啊…我喜欢…我操你逼…操你小嫩逼…小逼逼…

  我的频对着我勃起的龟出现在电脑桌面上,向她耸动着…语音“哥哥…你的好粗啊…人家都…光了啊…你别摸我奶啊…我要你插…我逼逼…啊…哥…我受不了了啊…你的鸡巴好粗啊…干我…小嫩逼吧…啊…”

  我看着她近在眼前黑黑的阴毛和那缝隙里流着亮亮水的洞洞在气喘如牛中射了一地板的液体。

  ……

  接下来很久我们都在彼此的裸露中发泄着情欲,在她手术后的两个月我终于进入了她的腔道,将虚拟的性爱变成现实,而QQ激情仍将我们淹没。

  【完】